老婆疯狂偷情说为治内分泌失调

2017-7-14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述/柳生   整理/夏莫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述/柳生   整理/夏莫
    第一次跟踪周雪若是一件特别刺激的事情,从机场出来之后,直奔到她公司楼下,躲在一旁,欣赏她与别人之间的谈笑风生的样子,嘴角向上微微上扬,每次看到她,心情总会莫名地很明媚。
    我们结婚一年多,因为工作原因,我经常出差,距离让我们这份感情有了空间,有了思恋,有了惊心动魄的美感。我喜欢给她浪漫的生活,与其这样说,不如说这些跟她交往的日子,我总觉得亏欠了她太多。
    这天,我悄悄尾随在她身后,心血来潮地想要看看她,没有我在身边的日子,她是如何生活的。下班后,她像平时一样,和亲密的同事一起下班,在拐角的地方,拦上出租车,上了车。我跟在她身后,以为她是要回家,手里紧握着要送给她的鲜花。我想,等她转过身来,看到我的时候,我就将这束花送给她。
    想象,永远是美好的。可,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过身来看我一眼,她的车越开越快,我似乎能想象她在车上催促司机的模样。这条不是回家的路,她是要去哪里呢?车子拐了几个弯之后,在一家酒店的门口停了车。我心想,莫非她知道我今天要回来,来这里开个房,给我个惊喜不成?
    我正要下车,忽然见一个男人迎面就牵住了他的手,等我付了款,下了车,冲进大厅,他们已经进了电梯。我看着电梯上了十五楼停了下来,心里咯噔一下,好像有些什么东西破碎了。
    在这一刻,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无限种画面。冲过去揪出那个男人,让他们颜面扫地。或者假装自己是服务员,去搅局带走她,然后回家后再逼问她……可当我三次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都折回来了。在这个过程,我抽掉了第四根烟。
    我选择了一种最笨的方式,给雪若打了一个电话。电话隔了一段时间,她才接起,气息喘喘地问我什么事。我说,我想你了。说完这句,我的声音就哽咽了起来,原来我是那么害怕失去她。她说,她选择在家锻炼身体,等我回来。匆忙挂了我电话之后,我的情绪又平静了很多。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