疑妻子外遇我和她领导老婆错上了床

2017-8-19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我的出轨犹如辽宁那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,突然降临,没等抵挡已长驱直入,没容反抗已全线崩溃。它像铺天盖地的大雪飘进我的日子,婚姻之路陷于瘫痪,情感若抛锚半路的汽车,吼叫着冲不出那片泥泞……   在困苦中,我找到了自己出轨的根源——信任...

  我的出轨犹如辽宁那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,突然降临,没等抵挡已长驱直入,没容反抗已全线崩溃。它像铺天盖地的大雪飘进我的日子,婚姻之路陷于瘫痪,情感若抛锚半路的汽车,吼叫着冲不出那片泥泞……

  在困苦中,我找到了自己出轨的根源——信任的缺失。无论教堂的婚誓,抑或是黄山的同心锁,都没能改变这一致命的爱情基因缺陷。

  “情敌”之妻突然造访

  2006年12月12日,北京的天阴阴的,风像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拍打着窗棂。我冲杯咖啡,望着杯盘狼藉的餐桌,想着如何打发这老婆不在家的苍凉。筱敏去广西了。行前,她买回牛奶、面包、午餐肉,真空小菜、八宝粥和一冲即食的玉米粥,把冰箱塞得满满的。

  她知道她不在家,我是不会开伙的。女人是蜗牛,到哪儿哪儿是家;男人是雄狮,离开女人就是流浪汉。妻不在家,我心里只有挥之不去的无聊。

  “咚咚咚!”突然门被敲得山响。这哪是敲,是捶,是砸。

  “谁呀?”我不快地问。趴在门镜上一看,是一个年轻女子。老婆不在家,是不能轻易放女人进门的。“你是不是砸错门了?我家不欠水费、电费、医药费,也不欠农民工的工资。”我隔门说道。

  “开门,我是王晓明的妻子。”她气呼呼地说道。

  “王晓明?啊,对不起,进来吧,筱敏出差了。”我打开门。王晓明是筱敏的顶头上司。

  “我要跟你谈一谈。”她冷冷地说。

  我老婆不在家,老婆的上司的老婆要和我谈谈,谈什么?她老公是我老婆的领导,我老婆是我的领导,那么她就是我的领导了?这是哪儿和哪儿啊?我莫名其妙地把她让进客厅。这位女士黛眉轻颦、身着款式新潮的红色皮衣。她坐在沙发上,还没开口眼泪就下来了,戚戚惨惨,悲悲切切。

  “您不要伤心,有话慢慢说。”我说。

  “我被那两个狗男女耍了。吕筱敏,这臭不要脸的女人……”她哭着骂道。“你怎么骂人呢?”我气愤地跳起来。她不会是精神病吧,要不怎么会跑到我家骂我老婆,这不是骑我脖子上拉屎么?她老公别说是副处,就是部长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。

  “吕筱敏和王晓明这两个狗男女早就搞到一起了!他们总在一起,我还自欺欺人地想他们可能是工作关系。今天他们单位有人打电话给我……”她瞪着熊猫似的眼睛对我说道。她的话像锤子砸在我的脑袋上,我蒙了。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