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:用下半身思考的女人们

2018-1-8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夏天,一只蚊子将嘴上的针扎入你的皮肤,等你明白过来,用手去抓的时候,已经无法挽救地瘙痒起来。唯一的办法是不去理会那粉红色的包,直到麻木得忘记那感觉。而大多数人总是忍不住要用手去招惹那痒处,不适的感觉只会越来越强烈,让人难以自拔,那一片无边无际的痒呀&hel...

  夏天,一只蚊子将嘴上的针扎入你的皮肤,等你明白过来,用手去抓的时候,已经无法挽救地瘙痒起来。唯一的办法是不去理会那粉红色的包,直到麻木得忘记那感觉。而大多数人总是忍不住要用手去招惹那痒处,不适的感觉只会越来越强烈,让人难以自拔,那一片无边无际的痒呀……

用下半身思考的女人们

  下半身管着上半身

  女:孟竹 28岁 失业中

  连续下了几天雨,天晴之后依然闷热。昨天晚上蚊香没了,前前后后喂饱了20来只蚊子,早上醒来浑身瘙痒难忍,无奈用手去挠,只觉得更痒了。自打辞了上个工作,已经在家闲置一个多月了,身体也因男友出差闲置了一个多礼拜,加上正在发作的蚊子包,天呀,直接把MSN的名字改成“死了算了”。

  不一会儿就有人问我怎么了,我也回答不出所以然,看到镜子中发霉一般的脸,觉得自己肯定会死在这个被遗忘的角落。此时电话响了,“干什么呢?”“没干什么。”“今天有空出来吗?”“干吗?”“谈你新工作的事呀!”这个叫张思东的男人,一个月前就说要谈工作,之后就没了消息,现在冷不丁又出现了,好在他公司规模还不小,谈谈也好。

  他比约好的时间晚了15分钟,我又能说什么呢?人家是老板呀。等他的时候,我无聊地左顾右盼,看到一个长得像金城武的服务员,真是造化弄人呀!正出神,张思东来了,一脸严肃,说实在太忙了,所以拖了这么长时间才见我。

  他点了一杯绿茶,很快喝了下去,之后脸上有了笑模样,说了说他的新业务,然后问我能承担这个责任吗?我说我考虑一下,过几天再谈细节吧。几秒钟无语后,他开口了:“还是去我家吧!这里呆着毕竟不太舒服,最近实在是太累了。”

  凭女人的直觉,我预感到这个提议之后会隐藏着什么事情,但是我还是同意了,一个过了25岁的女人偶尔也会用下半身思考,在精神与身体的抗争中,精神也会妥协。

  半个小时后,我已经在他的房间里了,这里不是他的家,是他平时用来出租的酒店式公寓,窗帘被拉上那一刻,屋子里好黑呀。“拉什么窗帘呀?”我明知故问。他一笑,“我不喜欢太亮的感觉,难道你喜欢?”我无语,脑子里闪现一句话:“我真下贱。”我一动不动地站在房子中央,表情茫然,莫名的恐惧与兴奋交织在一起,任何语言都是不合时宜的。

  他真的走近我了,我一步步后退,最后靠在墙上,呼吸急促起来。想起一个女朋友的话,她说她喜欢一见到女人就支帐篷的男人,那是英雄本色,现在想想骂她的时候自己可够虚伪的,没有什么事情比让男人产生欲望更有趣的了。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