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闺蜜网>>情感
     最近老听人谈起一个话题,那就是如果已经分手的前任向你借钱,你会怎么办?是借还是不借?如果借,借多少,要不要还,如果借了不还你又该怎么办?一时间,在朋友间开展了一项调查,现在就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这个问题的吧:   观点1:借 肯定借   流着的云(女):都曾经是最爱最亲密的人,他既然向你开口了,就.....【详细】
       前些天,看浙江卫视的一个节目,一个叫华的年轻女人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美国人杰克,俩人在网上聊得很默契,大有相识恨晚之势。   过了一段时间,杰克对华说,他准备来上海和她见面,机票已经买好了。华便记下了接机时间。   异常兴奋的华在买去上海的火车票时,被她的母亲、哥哥还有丈夫拦住了。双.....【详细】
       挖个陷阱看着他跳   2008年7月,我从湖南涉外经济学院高级文秘专业毕业后回到家乡南昌,在天华富丽装璜公司做老总秘书。   我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,要照顾体弱多并得母亲,还要穿衣打扮,1000元的工资让我无比窘迫。   我很多同学都去了北京上海,同样是文秘,他们的工资高出我好几倍。我听说有几.....【详细】
     我很庆幸从高中时代就开始进行较为规范的健身锻炼,大学几年,我依旧锻炼不辍,练就了一身健美的肌肉。当同学们为了一份工作而四处奔波、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,几家市内知名的健身俱乐部老板却早早地主动向我抛来绣球。当然,成为健身俱乐部的健身教练是我梦寐以求,不仅收入不菲,而且,所从事的职业和健身锻炼.....【详细】
     受访人物:优优,28岁,女,广告企划     “我和男朋友刚刚分手了,三年的感情瞬间幻化成了肥皂泡。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这种事很正常,可我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从认识到恋爱,眼看步入婚姻只剩最后一步了,结果,我还是含着泪水带着伤痛的心结束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做回单身。”     “知道吗?他逼.....【详细】
     倾诉女主角:冰如,27岁,职员   故事男主角:亮夫,31岁,主管   “很早之前就想给你打电话,就是一直都没有勇气。”长假后上班的第三天,我收到冰如的留言,说她在过年前就很痛苦。   次日,我拨通了冰如的电话,发现她心情非常忧郁,仔细一问才知道,就在留言的当天,她刚刚与先生亮夫签订了.....【详细】
     86年出生的旦旦正在外省念大三,远在成都的母亲得了重病,旦旦请了假,尽管母亲不让旦旦回来,叫他安心读书,但是,旦旦还是回到母亲身边,他要照顾母亲。   旦旦自小就没有见过父亲,小时候,旦旦母亲总是这样对旦旦说,父亲出差了;大了一些,母亲又说父亲过世了。后来,旦旦才从外婆哪里知道,母亲和父.....【详细】
     倾诉者:可欣,女,33岁,济南某教师   我至今仍记得自己第一次吃芥末的感觉。那是十几年前了吧,我第一次见到芥末这种调味品,见大人们吃,便也尝了尝。   当那股呛人的味道直冲鼻腔的时候,我捂着嘴和鼻子愣在那里,眼泪从张大的眼睛里流出来。   从那以后,我一直对芥末敬而远之,想起那股很冲的味道便.....【详细】
     女人有时只能装傻   去年5月12日,我记得很清楚,又是一个5.12,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的又一次震荡,像那年那天的地震一样来得令人措手不及,来得让人无可奈何。我一心一意经营呵护的这段婚姻,在那一天开始有了明显的裂痕。  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,老公魏涛中午忙完生意,下午就出去打牌了,我在家里清点货.....【详细】
     丈夫旭是我的初恋,从相识到结婚,可以说是水到渠成。   结婚八年,偶尔的争吵也是有的,但每次争吵后,都会觉得彼此的心更加靠近了。也许是这种感觉良好的缘故,让我对自己的婚姻过于信任与依赖。   我是一家建筑公司的会计,旭是医疗器械公司的销售部经理。生活上我们没有任何负担,不像有的同事那样为供一.....【详细】